热点快评|全面取消汽车限购利兮弊兮


2019-09-17 23: 17: 30夜班车

编者注:取消购车的“第一枪”已经开始!但是,“枪声”并非来自北京和上海等一线城市,而是来自贵州省贵阳市。有人可能不理解,广东省5月28日《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要求广州,深圳扩大购车规模,海南省也于9月9日宣布《关于落实汽车消费政策措施》,为什么说贵阳市开始取消购车“枪”什么?是的,广州,深圳和海南确实在释放汽车购买方面树立了榜样,但是这三个地方都在增加中小型公交车的增量指数,而这还没有完全开放。贵阳宣布取消购车政策,成为九个省市实施限购政策的第一个城市。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完全取消购车限制的时间已经成熟?

时间不成熟

贵阳市政府于9月12日发布公告,废除《贵阳市小客车号牌管理暂行规定》的决定于9月10日作出,并将自发布之日起实施。

一块石头激起一千波浪。早在6月6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生态与环境部和商务部就联合发布了《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年)》,提议“实施汽车购买限制的地方政府应加快从限制购买的转移,城市交通拥堵,污染控制和交通需求控制效果。国务院办公厅于8月27日发布《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建议“实行购车限制的地区应结合实际情况,逐步放宽或取消购车限制。”如今,越来越多的地区“放松”购车限制在许多人的眼中,第二天仍在购买限制中的其他城市(北京,上海,杭州,天津,石家庄)也将效仿,完全取消汽车购买限制的日期是“临近”。

但是作者认为,目前任何“猜测”都不可靠。一,城市是否仍在限制购买会调整现行政策,只有时间才能给出答案。其次,是否完全取消购车限制取决于多种因素。坦白说,短期内不太可能完全取消。

首先,上述两个文件并未阐明购车限制已被完全取消。从声明的角度来看,尽管两个文件都提议放松或取消购买限制,但前提是“基于控制效果”或“实际情况”。换句话说,有必要适应当地条件并且决定已经到位。考虑到实施购买限制并不容易,一旦取消,将面临很多问题。因此,实施汽车购买限制的城市可能不会“宽松”。当然,仍然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采取放宽政策,但是放宽的目标是关注新能源汽车。毕竟,这符合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方向和中国坚持的绿色发展理念。

其次,我们必须了解这两个文件的背景以及城市的不同市场状况。上述文件均提出放宽或取消购车限制,这是由于2018年国内汽车行业28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进入2019年,下降趋势持续,影响了汽车行业的健康发展。此外,随着对宏观经济的下行压力增加,还必须释放汽车消费的潜力。但是,由于不同城市的经济发展水平不同以及对汽车工业的依赖程度不同,没有必要对所有限制汽车的城市放宽政策,甚至更不可能完全取消购车。

此外,完全取消购车限制的时间还不成熟。众所周知,实施汽车限购是由于各种原因引起的,例如空气污染和交通拥堵问题,停车困难越来越突出。尽管北京和其他城市的空气质量由于有效的治理而得到了显着改善,但所有城市仍然面临交通拥堵和停车困难等问题。所有这些都必须得到全面实施,并且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生效。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只能希望提高法律,规划和交通管理的水平,加快解决交通拥堵,停车困难等问题,并为持续放宽购买限制甚至完全取消购买限制创造条件。购买限制。如果不能有效解决与机动车辆有关的问题,可能很难完全取消汽车的购买限制。 (冯海宁)

照片由Oriental IC提供

有真正的需要

贵阳率先“解决重锤”,取消了购车限制,为仍在限制城市的人们打开了希望之门。但是,舆论却有“反弹”。有人说:“贵阳的举动具有象征意义,应予以支持。”有人还说:“取消购车,城市道路更加受阻,必须反对。”这件事怎么治疗?

众所周知,中国许多城市都出台了限购政策。重要的考虑因素是减轻交通拥堵并控制废气污染。但是问题是,即使如此,相关政策在实施中也受到质疑。例如,汽车彩票和购买限制是直接减少公路车辆的有效方法。但是,就缓解城市交通拥堵的方式而言,购买限制只是其中之一。例如,优化城市交通管理以及合理规划和分配车辆也是有效的。选择并努力工作。换句话说,限制购车并不是缓解城市交通拥堵的唯一选择。

同时,汽车购买限制面临一些“副作用”。例如,深圳在实行限购的同时实施彩票制度,抬高了卡上汽车的价格,提高了入境门槛。这相当于阻止了一些低收入和低薪人士。车门外。这不符合社会公平的基本原则,也不在城市道路减速中起不可避免的作用。这也是一些城市在首次引入购车和洗剂时引发社会纠纷的重要原因。

更重要的是,大城市汽车的购买限制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汽车消费潜力的有效释放,例如在消费性城市的中产阶级生产,这与中国大力推动消费(明确促进汽车消费)相一致。甚至以补贴为代价。如此全面而有力的引导消费的手段,从而以稳定国民经济的总体目标发展的总体方向并不重合,不利于更有效,深入地促进中国和地方消费发展战略。站在这一立场上,贵阳的举动无疑是对该国稳定消费,放松对汽车购买限制的政策的最直接,最有力的反应。

从环境保护的角度来看,汽车尾气是造成城市空气污染的重要原因。限制购买可以减少城市道路上的交通量并减少污染。但是,从根本上看,更有效的替代方案包括一定的时间量,对空间中车辆总时间的控制(即极限),燃油消耗的质量以及燃油消耗的改善。换句话说,减少城市汽车尾气污染不一定与城市车辆拥有量成正相关关系,也不是促进汽车购买限制的必然原因。

综上所述,无论道路多样化以缓解城市道路拥堵和促进环境保护,还是避免汽车购置限制的后遗症,并能适应当前国家引导消费的趋势来引导经济增长,研究和发展。城市的发展逐步放宽,甚至取消购车限制政策具有很强的现实必要性和可行性。

当然,对于贵阳等以后可能跟进的城市,有必要采取有效措施,在放松甚至取消限购令后采取更积极,更聪明的态度,应对交通拥堵,空气污染等问题。科学的限制,汽油质量的提高以及更环保的车辆等问题。 (于明慧)

编者注:取消购车限制的“第一枪”已经被开除!但是,“枪声”不是来自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而是来自贵州省贵阳市。也许有人怀疑贵阳为什么在5月28日宣布取消“第一枪”,当时广东省推出了“0x9A8B”,要求广州和深圳扩大购车规模。海南省也于9月9日宣布了“0x9A8B”。是的,广州,深圳和海南确实在放宽购车限制方面树立了榜样,但三个地方都在增加中小型公交车的增量指标,没有完全放开他们。贵阳宣布废止汽车通行政策,成为九个省市中第一个废除汽车通行政策的城市。那么,这是否意味着该国各地废除购车限制的时机已经成熟?

时间还不成熟。

贵阳市政府于9月12日发布了公告,并于9月10日做出了废除《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的决定,该决定自发布之日起生效。

一块石头激起一千波浪。追溯到6月6日,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和商务部联合发布了“0x9A8B”,并建议“实施购车限制的地方政府应加快从限购向有偿购买的过渡。根据城市交通拥堵,污染控制和交通需求控制的效果进行使用”。国务院办公厅于8月27日发布《关于落实汽车消费政策措施》,建议“在实际实行购车限制的地区,逐步放宽购车限制。情况。”如今,随着越来越多的地区放宽对购车的限制,在很多人看来,仍在限制购车的其他城市(北京,上海,杭州,天津,石家庄)也将很快跟进,并确定了完成日期。取消购车限制是“近在眼前”。

但是作者认为,目前任何“猜测”都是不可靠的。一方面,只有时间才能证明仍然购买受限的城市是否会调整其现行政策。其次,是否完全取消汽车购买限制取决于多种因素。坦率地说,在不久的将来完全废除的可能性很小。

首先,上述两个文件并未阐明购车限制已被完全取消。从声明的角度来看,尽管两个文件都提议放松或取消购买限制,但前提是“基于控制效果”或“实际情况”。换句话说,有必要适应当地条件并且决定已经到位。考虑到实施购买限制并不容易,一旦取消,将面临很多问题。因此,实施汽车购买限制的城市可能不会“宽松”。当然,仍然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采取放宽政策,但是放宽的目标是关注新能源汽车。毕竟,这符合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方向和中国坚持的绿色发展理念。

其次,我们必须了解这两个文件的背景以及城市的不同市场状况。上述文件均提出放宽或取消购车限制,这是由于2018年国内汽车行业28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进入2019年,下降趋势持续,影响了汽车行业的健康发展。此外,随着对宏观经济的下行压力增加,还必须释放汽车消费的潜力。但是,由于不同城市的经济发展水平不同以及对汽车工业的依赖程度不同,没有必要对所有限制汽车的城市放宽政策,甚至完全取消购车的可能性更大。

此外,完全取消购车限制的时间还不成熟。众所周知,实施汽车限购是由于各种原因引起的,例如空气污染和交通拥堵问题,停车困难越来越突出。尽管北京和其他城市的空气质量由于有效的治理而得到了显着改善,但所有城市仍然面临交通拥堵和停车困难等问题。所有这些都必须得到全面实施,并且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生效。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只能希望提高法律,规划和交通管理的水平,加快解决交通拥堵,停车困难等问题,并为持续放宽购买限制甚至完全取消购买限制创造条件。购买限制。如果不能有效解决与机动车辆有关的问题,可能很难完全取消汽车的购买限制。 (冯海宁)

照片由Oriental IC提供

现实的必要性

贵阳率先取消了购车限制,为其他城市仍在限制购车的压力沉重的公民打开了希望之门。但是,必须有舆论中的“子弹”。有人说“贵阳的举动具有象征意义,应该得到支持。”其他人则说:“取消购车限制将使城市道路更加拥挤,我们必须反对。”您如何看待?

众所周知,中国很多城市以前都出台了限购政策,重要的考虑是缓解交通拥堵,控制尾气污染。但问题是,即便如此,相关政策的实施也受到质疑。例如,限车和限购是直接减少公路车辆的有效方法,但是就减轻城市交通拥堵的方式方法而言,限购只是其中之一。实际上,诸如优化城市交通管理,合理规划和分配车辆出行,这也是有效的选择和努力方向。换句话说,限制购车并不是缓解城市交通拥堵的唯一选择。

同时,在限制购买汽车方面存在一些“副作用”。例如,深圳在实行限购政策的同时实行滚动制度,这不仅推高了购车成本,还提高了准入门槛,这意味着一些低收入,低收入人群被挡在了购车门外。这不符合社会公平的基本原则,也不能在缓解城市道路拥堵方面发挥不可避免的作用。这也是一些城市最初引入购车限制和小号摇动时引起社会怀疑的重要原因。

更重要的是,大城市的购车限制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具有更多消费能力的城市中产阶级和其他汽车的消费潜力的有效释放,这与我们大力提倡的消费主张(明确倡导汽车发展)相符。消费),甚至以补贴等全面而有力的手段为代价来指导消费,从而稳定国民经济。既定目标的总体发展方向不一致,不利于在中国和地方政府更有效,更深入地推动以消费为导向的发展战略。从这个角度来看,贵阳的行动无疑是对稳定消费,放宽购车限制政策的最直接,最有力的回应。

从环境保护的角度来看,汽车尾气是造成城市空气污染的重要原因。限制购买可以减少城市道路上的交通量并减少污染。但是,从根本上看,更有效的替代方案包括一定的时间量,对空间中车辆总时间的控制(即极限),燃油消耗的质量以及燃油消耗的改善。换句话说,减少城市汽车尾气污染不一定与城市车辆拥有量成正相关关系,也不是促进汽车购买限制的必然原因。

综上所述,无论道路多样化以缓解城市道路拥堵和促进环境保护,还是避免汽车购置限制的后遗症,并能适应当前国家引导消费的趋势来引导经济增长,研究和发展。城市的发展逐步放宽,甚至取消购车限制政策具有很强的现实必要性和可行性。

当然,对于贵阳等以后可能跟进的城市,有必要采取有效措施,在放松甚至取消限购令后采取更积极,更聪明的态度,应对交通拥堵,空气污染等问题。科学的限制,汽油质量的提高以及更环保的车辆等问题。 (于明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