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秋白被宋希濂杀害后,鲁迅帮助收集发表生前着作


2019-09-19 08: 56: 19阅读数以千计的书籍来冲破波澜

1935年4月,中国共产党的早期领导人屈秋白被安排去上海治疗该病。屈秋白曾在“ 8月7日”会议之后主持中央政府。当一群人经过福建省长汀县牛庄岭小屯村时,被福建省第十四团中少外包围。经过一番战斗,许多人成功了,但曲秋白太虚弱了,很不幸被抓获。

不幸在福建长汀被捕获

在不久的将来,曲秋白被派往驻扎在长汀县的国民党中央军第36师师长宋锡珍。面对诱惑,屈秋白不为所动,只要求用笔,纸和书桌写字。毕竟,宋锡珍是共产党员。他在黄埔军校多次听取了邱秋白的讲话。因此,他当场要求这么小的要求,并专门安排了一个较大的房间供驴,并安排了饭菜和酒。

改变牢房条件后,瞿秋白开始专心写稿。当他累了的时候,他会点一支烟,抽烟时少喝酒,然后继续写下去。6月16日,远离南京的Chiang Kai shek完全失去了对瞿秋白英勇顽强的耐心。他发出“现场拍摄、拍照、中央通讯社和大报新闻”的密电,要求宋希珍遵照执行。

唯一的要求是转移墨水

6月18日之前,宋希振安排他的参谋长会见Qiu Qiu,问他需要什么。瞿秋白大声回答:我准备好了。我唯一的要求是委托陈俊毅把我身边的一些墨水,尤其是那些写在我的信纸里的墨水送给我死后在武汉的一位朋友。邱秋白在英勇献血后演唱了[0x9a8b],英勇牺牲后,第36师军医陈彦兵接过了他的遗物。

在这些文物中,包括曲丘白在这段时期手写的手稿《国际歌》。值得一提的是,陈秋白在陪同下进入第36师后,被命令陈军医生负责其治疗。在短短的几天接触中,曲秋白的性格使他深受感动,将文物冒险给中共地下党组织,并如实地汇报了最后几天的经历。

鲁迅先生代表他完成工作

6月下旬,屈秋白的一个知己鲁迅得知,他在长汀去世后,他忍受了悲痛,却忽略了这种严重疾病。他会见了郑振铎,谢丹如,茅盾和屈秋白的妻子杨志华。收集并发布未发布的译文,并编辑,检查,封面设计甚至论文选集,最后将其命名为《多余的话》。

考虑到当时的白人恐怖,不可能为烈士出版一本书。鲁迅决定,上海开明书店的梅城印刷厂将首先打好纸张类型,然后亲自将其发送到内山书店,请日本朋友内山先生将其发送到日本。东京印制了一本书,作者签名为“ STR”,是屈秋白的笔名“石铁二”,改成英文拼音的前缀。这不仅使国民党知道作者是谁,而且深刻表达了他对屈秋白的怀旧之情。

1936年10月上旬,鲁迅在床上病重。他看到大量的道林纸,麻木的精装书,皮革脊,顶金,典雅的形式《海上述林》滚动,并立即兴奋地写了一篇介绍文章,发表在杂志《海上述林》上,称赞“作者是伟大的作家,翻译员是着名的手,字母无与伦比,生活中无与伦比,足以使人们受益。”

1935年4月,中国共产党早期着名领导人、“八七”会议后曾一度主持中央工作的瞿秋白被安排秘密去上海治病。一行人途经福建长汀县牛庄岭小迳村时,遭福建保安第14团钟绍葵部包围,经过一番战斗后,多人突围,但瞿秋白因身患重病,太过虚弱而不幸被俘。

在福建长汀不幸被俘

不久,瞿秋白被送到了驻守在长汀县城的国民党中央军第36师师长宋希濂面前,面对利诱,瞿秋白不为所动,仅仅要求提供笔墨纸张和书桌,以便自己写东西。宋希濂毕竟曾经是共产党员,在黄埔军校多次聆听瞿秋白演讲,因此对这样的小要求当场应允,并特别给瞿安排了一处更大的房间,并安排了伙食和烟酒。

囚室条件改变后,瞿秋白开始集中精力赶写文稿,写累了就点上一支烟,边吸烟边少饮点酒,之后再继续写下去。6月16日,远在南京的蒋介石对瞿秋白的英勇不屈彻底失去耐性,发来了“就地枪决,照相呈验,中央社和大报纸发消息”的密电,要求宋希濂遵照执行。

唯一要求就是转交遗墨

6月18日临刑前,宋希濂安排自己的参谋长向贤矩与瞿秋白见面,询问有何要求。瞿秋白响亮的回答:我一切准备就绪。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委托陈军医,将我身边的一些遗墨,特别是我再囚室里写下的文稿在我死之后,寄给武汉的一位朋友。”瞿秋白高唱着《译文》饮弹洒血,壮烈牺牲以后,第36师少校军医陈炎冰收存了他的遗物。

在这些遗物中,就包括瞿秋白在这段日子里手写的稿件 《国际歌》。值得一提的是,这位陈军医在瞿秋白被押解到第36师后,就奉命负责其治病用药。在短短几十天的接触中,他被瞿秋白的人格魅力深深触动,冒着风险将遗物交给了中共地下党组织,并实事求是的汇报了瞿在最后日子里的经历。

鲁迅先生代为整理生前作品

6月下旬,以瞿秋白为平生知己的鲁迅得知其在长汀牺牲的消息后,强忍悲痛,不顾重病在身,会同郑振铎、谢旦如、茅盾及瞿秋白的夫人杨之华,齐力收集瞿发表了或未发表的译文类稿件,并全程负责编辑、核对、封面设计,乃至纸张选定等工作,并最后定名为《多余的话》。

考虑到当时的白色恐怖下,不可能为烈士出书,鲁迅决定由上海开明书店的美成印刷厂先将纸型打好,再亲自送到内山书店,求日本朋友内山先生寄往日本东京印刷成书,作者署名为“STR”,乃是瞿秋白的一个笔名史铁儿,变通为英文拼音的字头。这既可使国民党不知作者是谁,又能深刻表达对瞿秋白的怀念。

1936年10月初,鲁迅病重在床上,见到了用重磅道林纸、麻木面精装、皮脊、顶金字、形式典雅的《海上述林》上卷,当即很兴奋地提笔写了介绍文章,发表在《海上述林》杂志上,称赞“作者系大作家,译者又是名手,信且达,并世无双。足以益人,足以传世。”